吃青芒果的貓

[逐夏之旅] 泰北靈感之外的故事

2013年底,在台灣入秋之際我出走紐西蘭,抵達時正值冬末春初,我開始在紐西蘭迎接夏天;隔年秋末我又捨不得回家,繼續前往泰國過夏天──將近兩年的逐夏之旅在我身上刻畫的是來自三個夏天的記憶,於是決定以三個主題(分別是紐西蘭,泰國與台灣)為靈感,在過去將近兩年遊走三地之間同樣的經驗不同的體會作成七個系列畫作。在泰北的生活純樸踏實而有趣,現在回想起,還是最多有趣的小故事可以逗人發笑,這個泰北夏天之旅是這樣開始的: 2014年夏天在海外流浪的我,透過朋友的牽線介紹認識了范雲華范奶奶,一位在泰北服務十二年,先後創辦了孤兒院『聖愛之家』、接辦了中文學校慈祥又大愛無限的范奶奶,因為中文學校缺老師,因此決定前往泰北做志工。一開始只想試試看待一個月,但是奶奶說為了讓學生學習不中斷,不要都還在適應新老師,結果老師就走了,最短的期限必須要是三個月,我欣然答應;不過後來又不知不覺的被延長到了一學期,曾經在心底有那麼小小的聲音響過--從預計待一個月到預計待半年,這麼長的時間沒有薪水的志工生活我可以嗎?不過後來想想若是把時間拉長,從80歲的我往後看,這五個月的差異好像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那就做吧! … Continue Reading →


leave-or-stay

[關於旅行] 所以後來我決定離開

2014年5月,經歷一段心碎的感情崩壞時期,我覺得我無法再繼續待在紐西蘭了。 或是更準確的說--我不想要再繼續一個人待在這裡了。充滿太多一個人無法消化的回憶。 … Continue Reading →


2014-07-25 11.05.00-1

[滿星疊觀察日記] 蹺課去踏青

嶺東科大的師資培訓已經來到了尾聲,最後一天的師資培訓是成果展,從頭到尾只參加過兩場的我原本想說應該最後一場至少要現身一下,不過聽到室友沒有要去,而且出席率極低的我參與的課堂也沒有任何作品,所幸就連最後一場也不去了。整個師資培訓的三週,我蹺課蹺的理直氣壯,去上我沒有興趣卻必須為了面子和禮貌而出席的課程和待在孤兒院三個小時隨意做自己喜愛的事相比,後者無可置疑的帶給我較多的休憩和歡樂,而這些正是我下午三個小時上課的能量來源,有著如此正當的理由說服自己,我一點也不愧疚的在吃過早餐後留了下來。 雖說如此,當我代理小學五年級和中學二年級的班導,追著學生問為什麼蹺課和假單在哪裡的時候,我才真正的感到自己是完全的兩套標準──只准老師蹺課不准學生逃學,頓時為自己感到汗顏。但又想著我已經長到這個歲數,過往的年歲裡我也是讓自己好好的上過每一堂不想上又必須上的課,是時候我可以擁有想不想浪費生命在美好事物上的決定權吧!?說了這麼多自我安慰與內心的小劇場,我只是想說我蹺了師資培訓的最後一堂結業式,跟學生去爬山了。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