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ntures-begin-whenever-you-are-ready

[慢遊泰北] 我為什麼要去泰北當志工

2014年5月,在紐西蘭的日子也默默過了三季,時節慢慢的前進到冬季,一向不喜歡過冷的溫度,在離去以前開車逛了南島與北島,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景色在窗外因高速模糊,或是在駕駛座上那專注的踩由門的腿微微的痠麻感--很快都要離我遠去了。在紐西蘭的日子沒什麼不好,理性的時候會告訴自己,人生沒有什麼時候可以在這樣美麗的地方流浪了,何不多留一會多看一點?但是很多時候面對自己一個人不能解的孤獨深淵時,這些壯麗風景都不重要了。看不見自己的心,又怎麼能體會旁邊一切的美麗事物呢? 我想換個方式看這個世界–我想重新感受我所擁有的,我想找回我曾經那麼感謝生命中的一切的能力。 … Continue Reading →


2014-07-25 11.05.00-1

[滿星疊觀察日記] 蹺課去踏青

嶺東科大的師資培訓已經來到了尾聲,最後一天的師資培訓是成果展,從頭到尾只參加過兩場的我原本想說應該最後一場至少要現身一下,不過聽到室友沒有要去,而且出席率極低的我參與的課堂也沒有任何作品,所幸就連最後一場也不去了。整個師資培訓的三週,我蹺課蹺的理直氣壯,去上我沒有興趣卻必須為了面子和禮貌而出席的課程和待在孤兒院三個小時隨意做自己喜愛的事相比,後者無可置疑的帶給我較多的休憩和歡樂,而這些正是我下午三個小時上課的能量來源,有著如此正當的理由說服自己,我一點也不愧疚的在吃過早餐後留了下來。 雖說如此,當我代理小學五年級和中學二年級的班導,追著學生問為什麼蹺課和假單在哪裡的時候,我才真正的感到自己是完全的兩套標準──只准老師蹺課不准學生逃學,頓時為自己感到汗顏。但又想著我已經長到這個歲數,過往的年歲裡我也是讓自己好好的上過每一堂不想上又必須上的課,是時候我可以擁有想不想浪費生命在美好事物上的決定權吧!?說了這麼多自我安慰與內心的小劇場,我只是想說我蹺了師資培訓的最後一堂結業式,跟學生去爬山了。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