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逃走

stairs

以前說的低潮期,就真的是一個’期’,有長有短但是有開始有結束,也許自我恢復的能力在隨著年紀的增長就如同膠原蛋白一般的也流失掉了,對生活的期望與失望越來越大,我卻怎麼樣都提不起勁來,我怪罪給發生在生活裡的一切不如意--然而真的是這樣嗎?到底那份當初可以不顧他人想法往前衝的勇敢到哪裡去了?我不是還是同一個人嗎?如果那真的是我,是同一個人是我作為人的本質,為什麼現在那樣的本質卻消失的那麼無影無蹤,消失殆盡,一點點的痕跡也不留,我的悲觀簡直要把我給窒息了。

現在感覺低潮期總不只是一個期,更像是掉進一個無邊無際的靜止湖,我在湖心看不見邊界,偶爾還有往下沈的流沙,游不出去也無人在意。每天的生活目標從完成年度目標的一小部分,換成讓自己撐過這漫長又短暫的一天,不要哭的太慘、還讓自己好好的活著就好。

我自認為羨慕別人擁有天生樂觀的能力就像是羨慕別人天生就是沒有得癌症的基因一樣愚蠢,害怕失敗與害怕失去別人對我的連結讓我猶豫不前,既無法邁開步伐向前也無法灑脫的就這樣躺在原地昭告天下我生病受傷走不動了。於是苟延殘喘的活過每一天,庸庸碌碌的為急但是不重要的小事而忙碌,面對必要的聚會還是努力演戲擺出我很好的那一面,『不想麻煩別人』、『這樣負面的自己會帶給別人困擾』的想法一直都在,每天每天,都在與自我否定與自我懷疑對抗,在每一個步伐兩腳間的距離、在每個沈默又孤獨的時刻裡。

好想逃離自己的身體。自我厭惡的情緒把其他所有的注意力給吞噬了。我從來沒有這樣過,我年輕的時候作夢也沒有想到我會有這樣的一天,我想過我做某些職業、我想過我在職場或是不在職場、我想過我在某個地方旅遊的樣子……但所有的想像、成功或失敗,卻都沒有一個想像是未雨綢繆到我居然有這一天,如此厭惡自己到這樣的地步。

看到這些的你,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我?

Comments

com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