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遊泰北] 我為什麼要去泰北當志工

adventures-begin-whenever-you-are-ready

2014年5月,在紐西蘭的日子也默默過了三季,時節慢慢的前進到冬季,一向不喜歡過冷的溫度,在離去以前開車逛了南島與北島,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景色在窗外因高速模糊,或是在駕駛座上那專注的踩由門的腿微微的痠麻感--很快都要離我遠去了。在紐西蘭的日子沒什麼不好,理性的時候會告訴自己,人生沒有什麼時候可以在這樣美麗的地方流浪了,何不多留一會多看一點?但是很多時候面對自己一個人不能解的孤獨深淵時,這些壯麗風景都不重要了。看不見自己的心,又怎麼能體會旁邊一切的美麗事物呢?

我想換個方式看這個世界–我想重新感受我所擁有的,我想找回我曾經那麼感謝生命中的一切的能力。

2014-05-22-15.50.40-1

(攝於2014年五月的某一天,我和文文和其他孩子一起坐在財叔的車上,前往學校的途中)

於是我成了別人口中的『從別人生命中尋找解答』的人,我還不想回家– 承受了來自自己給的想像親友的關懷壓力,回台灣好像就必須要對於莫須有的他人的期待給個交代,而我太軟弱,我只是想換個地方流浪。起先我想要找家在尼泊爾的孤兒院,不過網路上甚少實際去過的人的心得,後來高中好友得知我的狀況,幫忙引薦了她以前大學時期在泰北服務的中文學校校校長,於是就這樣,我要去泰北了。

這一切--想透過換個地方,看看那些物質更貧乏內心更快樂的人,看看孤兒,幫助那些小朋友,也許可以好過一點的想法--有的時候我對自己這樣的想法感到愧疚,看到那些寫海外志工如何無法幫助當地人的文章,我也對自己這樣的做法感到質疑過,害怕我只是在整個體制之下又一個害群之馬,幫不到別人還自以為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而沾沾自喜;我當然可以質疑可以否定,可是管不了那麼多了,眼下有個更重要的任務--從這個無限憂傷的深谷裡拯救自己。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