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a struggle

20131016_goodluck

距離離開the old country house的日子已經過了三天了,我很想念那裏。

乾淨的廚房,溫暖的室內,免費的食物,隨時看得到大家。離開後的第一天我待在劉老師與鄭老師top-e民宿,沒想到完全就是在工廠裡,我嚇的睡不好,隔天趕忙搬到Eva經營再upper riccarton的share house。這是一個小小的平房,每間房間卻塞了滿滿的床,全部擠滿可以睡15個人,共用一個衛浴和一個廁所。這真是太瘋狂了,生活一下子從天堂掉到地獄,我適應不良。我好想念在hostel的Pieter和Dario,還有Janet和Charlotte。我覺得好沮喪,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Hang in there. 這是Boris最近最常對我說的話。今天是兩點的班,整理好自己我提早出發到mall再次去發cv。發完第一家在二樓的巧克力店,我心裡想著,誰會想要用我這個垂頭喪志的可憐蛋呢?如果連我自己都懷疑自己的能力,誰還會信我。才發現生活最困難的是即使在谷底還要依然微笑樂觀。每天想到的瞬間都會掉眼淚。我好久沒有真心的笑了,前晚在hostel的酒醉歡笑之餘,我是真的快樂的嗎?看到來自荷蘭的Pieter和來自法國的Charlotte專心一致的過著Reception的生活,我羨慕著也同時懷疑。我無法自拔的質疑自己起來,一邊又為著自己質疑自己的動機感到疑惑。Life is a struggle. 我每天斤斤計較著花費,可以為了省公車前走一小時的路,可以為了省錢吃不健康的醃肉和發霉的土司。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的,我好困惑,同一時間在另外的星空之下的同學都在做著什麼樣的事情,而我居然困在這裡,像是藍佩嘉在台灣訪談的外籍勞工,我空有著在台灣的學經歷,卻什麼都使不上力。在這裡,不只別人的歧視與刻板印象在欺壓著我,我自己對於他人的歧視與刻板印象才是時時刻刻凌遲自己最嚴重的酷刑。

我對自己現在的處境充滿懷疑,期待兩週後Boris的來訪可以為我逐漸枯萎的生命注入一些活水,但我也已經可以預見等他走後那個更委靡的自己。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