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複製的時光 irreplaceable memories

20130901_memories

他的名字叫做小白鯨,不為什麼,只為他美麗閃爍的白色軀殼。

小巧,迷你,但是威力無窮,或許不是真的那麼厲害,但是用來比喻我對大學美好生活的期望,他當之無愧--小白鯨是我的桌上型電腦,配備奇美19吋LCD螢幕,logiteh的鍵盤和sony的滑鼠,他雖不像男生宿舍的魔獸旗艦機那麼威猛,在女生宿舍裡,他已經是體貼牢靠又有型的大仁哥了。

我是個很會逃避的人--看牙醫太可怕所以當做沒這回事的拖了一年半,卸妝洗臉洗頭很麻煩所以不想洗澡,不想和朋友撕破臉所以不敢打一通跟他要欠我的8000元的電話,不想表現已讀不回又覺得回line太麻煩乾脆當做沒看到的任由紅圈圈的數字增長,--我聽說太久沒有讓電腦接電電腦會壞掉,所以我不敢開機,只為了逃避如果硬碟壞了那資料夾照片全部都不見的可能。

畢業後搬回家就再也沒有使用過的電腦,就這樣在電源線也拔除的狀況下靜靜佇立在房間的角落兩年。

這次難得因為牙齒回來一個月,我覺得家裡爸媽用的電腦實在太慢了,看爸媽用我都覺得好痛苦(標準的別人吃麵我話燒),我提議說那找個人來家裡修吧,我的電腦在我畢業前夕都還很好用--我打的如意算盤是,要是電腦到時真的開不起來還有個專業的可以馬上求救,多好!

原以為修電腦的是那種當初賣小白鯨給我的小混混,但這次是爸爸找來的顯然不太一樣:”黃叔叔好”,我說。削瘦黝黑,但是據說他懂硬體也懂軟體,遊走各大工廠公司之間專門處理接網路電腦重灌印表機連線這種非常重要的事,就覺得非常欽佩。

接上電源的瞬間,小白鯨就活過來了。桌面還是一個人去澎湖旅行的照片,看著電腦桌面那些資料夾的名稱,我有種打開放置兩年的時光蛋的錯覺--那些關於社團活動,關於大學科系,關於課業報告,關於找工作--完好的停留在兩年前搬離宿舍關掉電腦的那一刻。找到最重要的”我的圖片”資料夾,開始歷時一小時的53GB的複製。一張張的白紙從左邊飛到右邊,隨身硬碟的警示燈閃爍,媽媽和黃叔叔和我一起盯著那剩餘55分鐘的小視窗,每個人都努力的想著話題延續。黃叔叔稱讚爸爸在甲公司做顧問的能力,媽媽抱怨爸爸在家裡有時也像在管工廠,我的思緒隨著資料夾名稱變動,回憶一直往前翻,卻像深度近視的我拿掉眼鏡看手機螢幕一般,既模糊又無法對焦,只剩白茫茫的光亮。

多麼方便,按下control + C 和control + P,回憶剪剪貼貼還可以上傳分享,但同時也變得好脆弱,一鍵之差或是電腦背叛你,可能數年的”回憶”就不見了。這是多常用的一個詞,可是腦海裡的回憶一直都在呀!那個隨著時間會變化的記憶,隨著年齡增長畫面或許會些許褪色的記憶,我們依賴照片是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客觀的佐證嗎?原來那時候你看我的眼神多麼炙熱,原來曾經我們的友誼這麼深。

我想起的是那些在深夜,在凌晨,整理照片資料夾,整理客觀回憶的時刻。

你多久看一次電腦硬碟裡好幾年前你拍的照片?還是偶然一個深入看你相簿的人對著照片按讚的通知才能讓你回味?知道你還存在硬碟的某個角落就安心,就算將來我不看,但那些誰都無法複製的時光,謝謝你幫我保存這客觀的一切,小白鯨。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