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躲在我的被子裡 Courage Never Leave

20130830_courage

週間早晨,家裡只剩我跟媽媽。

她一如往常般的進行她的作息,我忽然好像這個家的過客,躺在床上的我微微發汗的這樣覺得,是熱還是羞赧。

 

從美國度假回來的這個月,大多的時候躲在家裡,全家人都覺得我變成宅女了,不跟朋友出去,也不自己出去。

一開始回來的時候我其實很慌張,假期結束了,面對現實,一件一件面對卻變得好難。

從無到有的第一步總是最煎熬,像是寫報告列大綱,生活太亂的時候列一張 to do list,但是列完之後按照自己打勾勾就變得簡單多了,因為那是我們習慣的方式--跟隨一項指示完整的敘述,執行。

 

扯遠了,回來台灣是因為要看牙齒,出去前就看過醫生,醫生說這個要根管治療療程至少要一個月,我沒有那個美國時間看牙齒(卻有那個美國時間出去玩),因為飛機再五天就要飛了,我非常阿Q的想,那就這樣吧,我會好好刷牙讓他保持現在這樣,一年後再治療,接下來就開開心心的跑出去玩了。

在美國的時候有一天隱約的感到牙齒悶悶的,說不上痛,但就是一個剛剛好讓我想到”不治療會怎樣”的感覺,於是改機票目的地到台灣,先停留一個月再去紐西蘭。悶熱的至夏悶住的不只是早晨發汗的身體,還有我亟欲逃避現實的靈魂,

 

然後一個月就過了,颱風來了兩個,今天去看了倒數第二次的牙齒,撐著不太牢固感覺隨時會被吹花的傘,我想到那次我去澎湖的旅行--我給自己的紀念出社會的禮物,那時候我不太會騎機車,甚至還沒有駕照,就這樣去望安租摩托車一邊環小島一邊練習,膽量越來越大,後來在澎湖本島的時候,有一天我騎著借來的機車要繞到北島,下午兩點左右開始下起超大的雷陣雨,只穿著超薄的連身雨衣戴著沒有防護鏡的蛋殼帽,碩大的雨點像是無數的BB彈迎面對我掃射,搧痛了臉頰與握著把手的指關節,路上完全沒有商店也沒有遮蔽物,痛的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機車就忽然熄火發不動了。

停到路邊再怎樣也發不動,我打電話給好心借我車的學長,他貼心的說我人先回來再說吧,車就留在那邊沒關係,明天再去載。我伸出大拇指在路邊等到一對租車來玩的情侶經過,好心的把我載回市區了。

 

如果那時候的我可以沒駕照就敢上路,沒道理現在的我有駕照卻不去嘗試。

如果高中時候的我可以寫無名小站,沒道理現在的我卻因為害怕眾人的評論而停止記錄蛻變的一切。

 

勇氣從來沒有背離我而去。把每個時刻都放進這個勇敢又自信的網域底下,每天都是一個新的練習。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